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通り物のような毎日

萌えは通りもののようだ、いつでも何処でも訪れられる。

 
 
 

日志

 
 
关于我

☆☆屬性:聲控。乙女遊戲控。日系推理小説控。間歇性發作的高質量動畫控。腐女子っす。 ☆☆萌物: Fate系列、高達OO、銀魂、ペルソナ4、TOA、戰B、戯言シリーズ、京極堂系列、东野圭吾全般 ☆☆本命キャラ: ギルガメシュ、アーチャー(エミヤ)、ロックオン(ニール)、十四、銀時、有川將臣、伊達政宗、アッシュ、花村陽介、サーリヤ、クロロ、京极堂、高須竜児 ☆☆萌之声优: 三木真一郎(一生最愛)、諏訪部順一、子安武人、中井和哉、遊佐浩二、中村悠一、杉田智和、吉野裕行ほか

网易考拉推荐

[Gintama同人文]彼岸之花(CP:土银)  

2007-08-10 00:27:29|  分类: 同人誌とグッ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Key words:浴衣、花火


彼岸之花

题记:

那个夏天。
那件开满菖蒲的浴衣。
那晚绽放整个夜空的花火。
那样的、你。

微笑。凝视。微笑。
我爱你。但并不需要碰触你。



Chapter1 焦躁

Side 十四

一个普通又不普通的周四。土方十四郎趴在课桌上。懒懒地无所事事着。
天气很热。蝉鸣以及树叶无休止的颤动声。挟着一股焦躁的情绪破窗而入。
令人烦躁的日子。
普通在于,这确实是周四。
不普通在于,现在是暑假。
为什么这样燥热的天气中,土方还要步行来到学校。
老实说 ,土方自己也不清楚。
仅仅是昨天跟近藤聊天时,听闻近藤每天都能在家门口看到坂田老师骑着那辆小摩托车去学校。
啊,近藤的家在学校旁边啊。土方这才想起。

————————————————

那个人、每天都会去学校啊。

————————————————

银发。
天然卷。
死鱼眼。
糖分摄取狂。
懒散。


却、妖冶。
却、让人无限心疼。
却、无法遏制地想去宠爱他。



“你们知道么。银八老师是孤儿哎。”
“你们知道么。银八老师曾经在host酒店工作哦。”
“你们知道么。银八老师跟XXX发生过关系的。”
“你们知道么。…………”


够了。
够了。
够了。
不要、再说那个人的闲话了。
他、并不是喜欢,才那样做的。


土方十四郎最近经常会感到很焦躁。

所以,他在这里。
暑假的、空无一人的教室里。
所以,他趴在桌上。
懒懒地望向教师办公室。
所以,他偶尔仰望天空。
想着那个人。


焦躁着。焦躁着。焦躁着。

这、是一种名为恋爱的焦躁症。





Side 银八



一个普通又不普通的周四。坂田银八靠在窗边,开着冷气,嘴里含着棒棒糖,有一搭无一搭地望着窗外。
外面蝉声连连。仿佛是叫嚣一般地勾起人焦躁的欲望。
抓抓头发,银八离开窗边。
稍稍后退了几步,银八迎面站在夏日阳光斜射而来的角度,眯起眼、伸出手。
仿佛要抓住阳光般,握紧了手。
阳光复刻于手心。
却、不温暖。


这样暑假的周四。银八循例为了享受冷气而每日在阳光猛烈之前赶到学校。
今天仿佛有些早,甚至太阳还未强烈的炙烤大地。银八的小摩托车便已经到达了校门。
银八打了个呵欠。正准备推车进去,身后一阵脚步声。
“那个……、老师早。”犹疑了倏忽,磁性中夹着一丝沙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银八转过头。

黑发。
服帖。
青光眼。
蛋黄酱疯狂爱好者。
粗鲁。


————————————————


“……多串、君?”

————————————————


笨拙却温柔。
微笑的时候让人有恍若隔世的参差感。
低语的时候又仿佛夜兰般诱惑。
发火的时候却又是一点点的孩子气。


他说:“老师。我在这里。”
阳光瞬间刻于他的话语中,温暖无限徜徉。



坂田银八最近经常会感到很焦躁。

所以,望向窗外。
望向有那个身影的教室。
所以,微微皱起眉头。
思念那个独一无二的声音。
所以,他偶尔仰望天空。
想着那个人。


焦躁着。焦躁着。焦躁着。

这、是一种名为恋爱的焦躁症。



Chapter2  浴衣


Side 十四


七月底。
天气继续闷热。蝉鸣继续狂躁。
土方十四郎也继续每天到学校报到。
却并不是每天都能看到那个人。
但也许期待的并不是对话或面庞,仅仅是看到那个吮着棒棒糖的身影或者是一缕银色的发丝就可以感到十分的充实。
这样的自己,让土方十四郎奇怪而安心。


————————————————


明明知道那是没有结果的。


————————————————


业已七月底。街上节日的气氛浓重起来。
八月初的夏日祭。
是、为了谁的准备。


土方回过神,眼中的焦距对向了夕阳。
又是一天。
而那个人却没有出现。
明确地理解着,那个人在躲着自己。明确地理解着……、却无法释然。
清楚地知道着,自己和那个人无果。清楚地知道着……、却无法放弃。
但是,那个人却不出现。


一瞬的转头。邂逅。
深蓝色仿佛夜空,绽放着娇艳的红色。
啊,是菖蒲。
为什么一瞬间会想起那个人。
为什么止不住脚步。

————————————————

为什么会恋上。
自己的老师。




Side 银八


七月底。
天气继续闷热。蝉鸣继续狂躁。
坂田银八却不会每天去学校,即使去也会特意晚到。
为了错开与那个人的相遇。
但也许自己还是在期许着吧,不期许对话或微笑,仅仅是闻到那个人身上淡淡的烟味或是一点黑发的踪影就可以感到十分的充实。
这样的自己,让坂田银八奇怪而安心。


回忆如潮水般漫溢过来,仿佛窒息般地回想起来:

“多串君,学生不可以抽烟的。”
“老师不喜欢吗?”
“哈?”
“老师不喜欢吗,我抽烟这件事。”
“那、那是当然的了。学生要有学生的样子啊。”
“那么老师为什么叼着烟。”
“因为老师是大人。”
“啊。是么。”
“有什么奇怪的?”
“没、没有。那么老师,我先走了。”
“喂!多串君!老师话还没说完。”
隐约的唇型,甚至连银八自己都无法确认清楚。
甚至一片晨光熹微中,银八总以为那是阳光反射出的幻觉。
“如果我成为大人了,”
无声,却彷徨。恍惚,却坚定。
唇型继续变化:
“那么就可以喜欢老师了么。”
那一刹那的悸动是什么。


————————————————


明明知道那是没有结果的。

————————————————



业已七月底。街上节日的气氛浓重起来。
八月初的夏日祭。
是、为了谁的准备。


银八回过神,浅浅地望向马路对面,却倏地收紧目光。
多串君。
穿着校服的多串君,正望着夕阳,浅浅地眯起眼。一瞬的美好蔓延开来。
今天又去学校了么。
清楚地知道着自己与那个人无果,却还是无法停止思念。
关于那个人的回忆,像潮水一样一点点、一丝丝的溢上来,慢慢地淹没自己。
回过神来,除了与那个人的回忆自己竟一无所有。


眼前的光景悄悄动了起来。对面街道的多串君收起目光转过头。
一瞬的停滞。他的脚步动了起来。
“女式和服店”
多串君去女式和服店做什么。
啊、对了。马上就是夏日祭了。
就算是多串君也是会给女朋友准备些礼物的吧。
就算是多串君也是会有温柔的模样的吧。


就算是多串君……
哎?为什么脸上有水痕。
是、下雨了么。一定是、下雨了。


————————————————

为什么会恋上。
自己的学生。









Chapter3  夏祭


Side 十四


自己到底做什么。
土方十四郎望着脚边精致的礼品盒子。
深紫色的方型盒子,上面系着银色缎带,繁复而美丽。
提醒着、提醒着、提醒着。
那个人美丽的发。美丽的瞳。美丽的疑惑。
不禁地微笑,连土方自己都没有察觉。



皱着眉头,土方几乎有些粗暴地抓起盒子,淡淡地夹在右手手臂下。
走到玄关,穿上鞋,打开门,走出去,关上门。
银色缎带飘舞在夜空之下,与星辰呼应着。


————————————————

送给、那个人……啊。

————————————————


惊诧于自己的毫不犹豫,土方慢慢地走着。
那个人的家。
曾经帮助那个人搬过教学材料,于是拼命地记住那个人的家。
偶尔在休假的时候,有意无意地逛到那个人家的附近。
思忖着那个人在做什么。常常为这样的自己感到好笑、恼怒、无奈。
于是今天也像那些个“偶尔”一样,土方慢慢地走到了那个人家的楼底下。
灯亮着。浅黄色的灯光倏忽摇曳。
土方确认了一下右臂下的盒子,仿佛是在确认自己的心情一样。
郑重地郑重地登上去往二楼公寓的台阶。
于是站在了那个人家门口。于是仿佛舍弃了迷惑般。于是按响了门铃。







Side 银八

失落、难过、却有一点点高兴。
这是什么样的感情。
至少应该为那个人不用喜欢自己的老师而高兴?
自己是在高兴的吧。为那个人。

————————————————

不是。怎么可能高兴呢。

————————————————

抱膝坐在沙发上。这个姿势总会让自己感到心安,至少在这个时候……
可恶!这是什么感情。
银八无法抑制自我般开始从心底嘲笑自己。
渐渐地,心底的嘲笑转变为大笑,抱住膝盖、埋住头,开始大笑。
大声地笑着。嘲笑着自己。不像样的自己。
真是、不像样。
自己怎么会陷进这样的旋涡,这样脆弱。



胶着着。迷惑着。思念着。
这是……恋爱么。
早已经遗失的东西。
以这样毁灭的形式出现,排山倒海。


“叮咚——”
门铃的声音打断了银八混乱的情绪。
有些不耐烦地从沙发上走下来,银八抓抓头。
这个时间是谁啊。

————————————————

“谁啊?”
“那个……、老师,是我。”
“多、多串君?!”

————————————————


距离8月6日的夏日祭还有4天,街上开始喧哗。
蝉鸣依旧,但这本使人烦躁的鸣声却很好地融进了节日的喧腾中。仿佛喧闹节日中隐隐的私语声。
某条街的某幢二层公寓楼上,一个黑发男生将一个有着银色缎带的紫色盒子递到一个银发戴眼镜的男人手上。
口型变化:
“祭典那天、我在神社等你。请你一定要来。一定。”
一定要来。一定。一定。一定。一定。因为……


一切定格。
刻下的却不是时光。
而那一声低语。
“恩。”







Chapter4  花火

八月六日。夏日祭当天。
土方十四郎推脱了与近藤、冲田去看花火的约定。
看着追着阿妙跑的近藤和与神乐吵的不亦乐乎的冲田,土方笑了笑。
转身向神社的方向走去。
特意穿了最中意的浴衣,虽然整件是黑色的,但在领口、袖口以及下摆的边上都精细地绣上了银色的丝线。
并非为了打扮,仅仅是希望自己可以配上那个人。
那个一直如彼岸的花一样的人。美丽却遥不可及。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然后这里却华灯群布、人声鼎沸。
今天是祭典嘛。今天是祭典,所以什么都可以试试。


拾级而上,映入眼帘的不是人群而是一个开满菖蒲的背影。
夜空般的深蓝色上开遍了红色的菖蒲,应和着银色的发丝。
卷卷的银发被很好的束在脑后,浅浅的打成了一个蓬松的髻,被一个雕刻精致的木质发簪固定住。
听到脚步声,银发的主人转过身。
“多串君,你来的好晚。”
不满的声音传递过来。
然而土方却无法言语,眼前的美丽太过耀眼。
银发的主人化了淡淡的妆——朱唇、美目,顾盼流辉。额前有一些银色碎发、偶随夜风飞舞。手中拎着一个丹红色的小包。
笑着,说:“多串君,花火都要开始了。”
笑着,说:“多串君。”


行动似乎胜于言语,土方没有说话,快步走到那个人面前,单手覆上了对方的脸颊。
“老师,你好美。”
千言万语已经无法表达这美丽。无法表达的美丽、土方只能这样说。
“哎?多串君你在乱说什么。”银八别过头,“打扮成这个样子要是被人发现了就完了。”
“你要知道,老师我也是很辛苦的。穿上这件衣服、把头发束起来、掩人耳目来到这里。”
“我知道。老师。谢谢你。”土方笑了起来。眯起眼细碎地笑起来。
银八第一次看到土方笑的这样温柔纤细,这样美丽。一时怔住了。


“老师。我喜欢你。”
“哈?你在说什么啊这么突然。”
“哎?那我应该说什么?”
“……我是老师、你是学生好不好,什么‘喜欢’啊。你想清楚好不好。”
“没有想清楚我干嘛说出来啊!”
“这样的恋情被别人发现,不光是我你也完了。”
“这种事情谁要在乎!”
“你不在乎我在乎!”
“哈?”
“我就算了。已经被别人说了很久了。但是你还在上高中,这种事要影响你的前途。”
“…………”
“多串君?”
“老师。”



突然的一阵拉力,银八跌进一个怀抱,有淡淡烟草味道的怀抱。
差不多的身高,使银八的下巴抵在对方的肩上,可以隐约嗅到对方发上轻浅的洗发水的香味。
“你不用考虑我什么。我怎么都好。前途、名声我不在乎,正因如此我才在这里。我在说着‘喜欢你’。”
“我不想再这样碰不到你,这样很辛苦的你知道吗?就算你离我多遥远,我也会抓住的。不管多么遥不可及,我也要拥有你。”
“所以,请让我用喜欢这种语言束缚住你吧。你已经在离我这样近的距离了——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的距离了,请让我抓住你吧。”
“老师,我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



蓦地,震天的花火开始绽放。没有预兆就映红了夜空。
仿佛和服上的红色菖蒲一般。
在这花火夜空下,单独的身影摇曳不定,然而相拥在一起的身影重叠坚定。
土方感到怀里人的颤抖,继而那纤弱白皙的手臂环上自己。
耳边有稍不均匀的呼吸,热热的、痒痒的。
感觉那热气越发接近耳边,
“喜欢你,土方君。”
第一次被这个人这个声音唤了名字。仿佛耳语般。
然而这却不是梦境。
唇上的感触及袭进嘴的甜腻味道告诉土方这不是梦境。


这是祭典。
是救赎。
是一生的劫。


那个夏天。
那件开满菖蒲的浴衣。
那晚绽放整个夜空的花火。
那样的、你。

微笑。凝视。微笑。
我爱你。就要拥有你。





——————————————————————————


“老师,那件浴衣你还留着呢吗?”
“多串君,我已经不是你的老师了。”
“叫习惯了有什么办法。那么,那件浴衣呢?”
“哪件啊,完全不记得了。”
“…………”
“多串君,你在干什么!!”
“那这个紫色的盒子是什么?”
“…………”
“那件浴衣真的很适合你,老师。”









后记:

看完了务必表殴我啊……= =
这是俺的第一篇土银文……却这么支离破碎、千疮百孔、漏洞百出……
从报名那天也就是7月20号开始,俺就开始写了……
一天只写几十个字……一直写到今天……俺都崩溃了!!!
到最后完全是蒙混过关……
没情节、没内容、没故事性……没有漂亮的辞藻……N无产品啊!!!
看完以后自己都觉得很烂……= =
但还是拿出来丢人了……丢吧丢吧我不怕了!!
话说……俺对土银很有爱的啊……怎么造出了这么篇文呢……
果然是太久没写的缘故么……远目被俺放弃N久的无数个坑……这是报应!!!

咳咳。
反正写完了,放在这儿了……砸俺的时候希望各位亲尽量用些柔软的东西……
最好可以不出人命……
迅速跳离……

跳前大呼:土银万岁~~~~~~~~~!!!!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